放大“猜”的元素,讓這一季《蒙面唱將猜猜猜》樂趣叢生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影音先锋 av资源网813_影音先锋 上原亜衣 在线_影音先锋 影院资源av
猜評團

  收視數據顯示,節目自登陸江蘇衛視以來,已經連續九周蟬聯全國衛視周日綜藝收視冠軍,並且接連問鼎各大衛視周末季播綜藝桂冠,視頻獨播平臺優酷播放量沖破11.4億,足見觀眾對其喜愛有加。一個饒有意思的數據是:今年的《蒙面唱將猜猜猜》,語言交流部分的收視很高。

  除瞭音樂為魂,猜評為體,本季節目大有脫口秀的既視感。節目團隊也忍不住點贊:幾乎每個上來的人都是脫口秀大王。不管是妙語連珠的逗,還是寡言少語的冷,都在言語交鋒中鋪設出笑點不斷、段子橫飛的梗。仿佛前一秒還在歌聲裡沉醉到或傷心流淚或心潮澎湃,後一秒就因為他們的哈啦,歡脫到肚子疼。

  《蒙面唱將猜猜猜》在名字裡一連拋出三個猜字,足見懸念的反差和反轉對於節目看點的重要。值得稱道的是,猜評團作為懸念和猜想、唱將和觀眾之間的重要銜接,有著穿針引線的特殊價值。在五分專業,五分逗比之間,節目的起承轉合、跌宕起伏,都與猜評團的收放自如密切相關——所以,才不是指鹿為馬那么簡單。

霍尊巫啟賢

  蒙面唱將猜什么猜?

  猜評團被控三板斧:飚演技、蹭熱度、猜大咖

  第八期節目,猜評團遭遇節目開播以來最大危機:臺上嘉賓火力全開揭穿套路——行走的鹿由器霍尊率先發難,Diss猜評團指鹿為馬,並總結出三大慣用猜評策略:飚演技、蹭熱度、猜大咖。猜評團元老巫啟賢激動之餘,揭穿觀眾早已看透的一切,半玩笑半認真:明明知道你們是誰,卻不能說你們是誰,其實我們很累!

  看到這裡,無數追隨《蒙面唱將猜猜猜》已久的節目觀眾心裡會冒出一個巨大的問號:猜評團難道隻是一個明知故問的戲精角色嗎?回看節目實際效果,猜評團恐怕真的難逃指鹿為馬和尬猜的嫌疑。

張韶涵陳爍

  案例一:飚演技

  首期節目,第一組唱將中有禦前侍衛三把刀李榮浩和我們白著呢范瑋琪,第二組唱將中有閑不住的鐵娘子張韶涵。就聲音辨識度來說,這三位歌手想要掩藏身份不被認出,毫無疑問具有相當難度。

  果不其然,禦前侍衛三把刀一開口,觀眾一陣騷動,彈幕也被一秒聽出李榮浩的吃瓜群眾刷屏,而張韶涵的特質音色一出顯然具有同樣效果。可猜評團就是要玩出一點意外,觀眾一眼就能認出的禦前侍衛三把刀,在陶晶瑩看來像是周傑倫,還列舉出二人間的重疊之處:駝背、樣子拽、愛帶道具。陳爍則堅稱張韶涵是鬱可唯,甚至放出一段鬱可唯早年演唱《隱形的翅膀》的視頻。

杜淳蔡宗強

  案例二:猜大咖

  尬猜玩法在寶寶翻身把歌唱的杜淳身上運用得同樣十分嫻熟。僅憑寶寶、海綿頭套和演員身份這幾條簡單線索,猜評團迅速將寶寶翻身把歌唱與黃曉明建立關聯。緊隨其後,巫啟賢來瞭一通驗證電話,觀眾這才打消瞭黃曉明的念頭。

  大咖不是你想猜,想猜就能猜。沒朋友的球鞋俠可以說是節目組挖下的超級巨坑,全世界篤定是林俊傑的人卻不是林俊傑,讓觀眾感到深深沮喪,就在大傢一籌莫展之時,大張偉及時送上線索,透露曾在某節目與球鞋俠打過照面,這才揭開瞭球鞋俠廬山真面目。若非如此,蔡宗強這個不為人熟知的素人,恐怕觀眾想破頭都無法確定其身份。

汪蘇瀧ELLA

  案例三:蹭熱度

  俺們屯裡的音樂大匠汪蘇瀧一出場,就因00後喜愛和迷人大長腿的特質,被猜評團圈定為王源,陳爍則把猜測方向指向瞭楊洋。綜合九期以來的猜評團表現,除瞭王源、楊洋,趙又廷、鹿晗、鄧超等流量明星,都一次不落地被猜評團溜瞭一遍。

  諸如此類的猜評手法不一而足,貫穿瞭整季節目。有觀眾感嘆累覺不愛,一方面得留意猜評團挖掘出的線索,同時還得謹防他們挖坑埋雷,能把猜評團環節刪除嗎?好讓我安靜如雞地看完整期節目!

大張偉陶晶瑩

  五分專業和深情,五分煙幕彈

  猜評團其實是觀眾體驗的卷入者和代言人

  對於任何一檔音樂節目來說,音樂性是首當其沖的看點。可是,如今觀眾的愉悅閥值越來越高,光有高水準的音樂性遠遠不夠。過去,制作團隊熱衷通過PK的升級打怪鍛造人物的命運感,從素人PK,到明星PK,再到星素PK,接下來還能解鎖什么新玩法?選擇瞭去PK化的《蒙面唱將猜猜猜》,成功把追看節目的樂趣放在瞭神秘-猜想-驚喜的情感脈絡上。

  把猜評團環節刪除,能讓觀眾更有效地觀看節目?透過現象看本質,得出的結論才不會錯。

  光從字面意義解讀《蒙面唱將猜猜猜》——唱將蒙面亮嗓,落腳點在猜,說白瞭,這是一檔主打懸疑競猜的音樂綜藝。從觀眾心理出發,《蒙面》的魅力恰恰在於猜謎的樂趣。更深一步講,謎面難度要恰好方能激發觀眾興趣,一猜就中和怎么猜都猜不準,是猜謎遊戲的大忌。而猜評團的設置,就是從這個落足點出發,發揮調劑功能。

  從賽制上看,節目每期由六位或八位唱將登臺,兩兩分組,合唱完畢,由猜評團選擇更容易猜測的歌手留下獨唱並猜測其身份,如果正確,直接揭面;如果錯誤,進入下期節目;而未被選中的歌手進入下一輪節目或直接進入下期節目。較之上一季,本季非常巧妙的一個升級在於,猜評團隻負責助攻猜想,名字的決定權放手給瞭觀眾——徹底修復猜評團主控全場的bug。

  顯而易見,聲線獨特、辨識度高和知名度高的歌手更易被識破身份。相反,不為觀眾熟知或者大眾化的聲音卻能走得更遠。如果不做猜評團設置,《蒙面》會呈現怎樣的結果?毫無疑問,不擅長偽裝聲線、開口就被觀眾聽出的歌手會處於劣勢從而尷尬一輪遊;不知名和聲音不獨特的歌手,卻能讓人怎么猜都猜不出來從而多輪演唱——這種尷尬結果既無法讓觀眾體驗到猜的樂趣,也明顯不符合節目的公平邏輯。

  如今的歌壇,已不是曾經的歌壇。華語樂壇經歷上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的繁榮後逐漸由盛及衰,影視圈的蓬勃發展和其他娛樂產業的興起又加劇瞭大眾對樂壇關註力的分散,與此同時,各種層出不窮的選秀節目又為樂壇輸送瞭大量新鮮血液。這種極度矛盾的歌壇現狀,讓觀眾對新生代歌手很難產生記憶點。既然認都不認識,猜測身份又何從談起?況且,這一季節目還有完全的素人。

  猜想的過程,是一個記憶回溯、知識整合的過程。站在猜評團的角度,尤其是資深人士巫啟賢的立場,縱橫歌壇上下幾十年,成功猜出面具背後的歌手,難度系數根本不大。但他們作為觀眾感知的共鳴者、卷入者,不能粗暴而無章法地破壞瞭猜的快樂,反要鋪設水中望月,霧裡看花的朦朧,五分專業和深情,五分煙幕彈,在收放自如之間讓大傢過足癮。

騰格爾GAI

  舌燦蓮花深掘唱將內心世界

  言語交鋒狂飆笑點和淚點,音樂脫口秀呼之欲出

  音樂本就是表達情感的語言。《蒙面唱將猜猜猜》搭乘時光的穿梭機,回溯華語樂壇上下幾十年的溫暖記憶。這個節目的神奇之處在於,它不僅是一次重溫,更是一次重塑,面具仿佛有魔力一般,讓記憶裡的唱將以耳目一新的姿態久別重逢。觀眾發現,他們唱腔曲風變瞭,人生態度也變瞭。

  促使這一切悄然發生的,正是猜評團。

  自2004年《超級女聲》打開中國熒屏的音樂節目之門,除瞭臺上的歌手,臺下的觀眾,少不瞭嘉賓的存在。這些嘉賓往往是評委席上決定選手去留的關鍵性人物,曾幾何時,一針見血、犀利式的點評風,主宰瞭音樂節目嘉賓席的話語風格。

  同樣端坐於嘉賓席的猜評團,卻給出瞭極盡輕松的畫風。從第一季巫啟賢放言猜不中就退出歌壇開始,《蒙面唱將猜猜猜》就有瞭一股濃烈的脫口秀氣質:嘉賓們不再是增添劍拔弩張緊張感的火藥桶,而是讓觀眾在微微一笑間享受音樂美感與重拾歌壇記憶的助燃劑。

  作為猜評團元老的巫啟賢、Ella和大張偉各司其職,陶晶瑩和資深音樂人巫啟賢擔任專業鑒定師職責,點評起歌手唱功和唱法來可謂信手拈來且言之有物;Ella就是典型的放料機,大張偉則發揮段子手的實力與優勢,不斷貢獻包袱與金句,其對唱將的吐槽,也是節目一大看點。他們集體奠定瞭輕松、歡脫、溫暖的節目底色。

  激發潛質,正是猜評團的一大功勞——他們經由猜評環節與唱將互動的過程,其實也是撩撥出唱將不為人知個性的過程,當隱藏在面具之下的唱將在猜評團的進攻中放飛自我,揭面時刻才擁有瞭反差萌和沖擊力。

  作為殿堂級的藝術傢,騰格爾在大眾眼裡是高高在上、面容威嚴的,誰能想到,在猜評團攛掇之下,他沒有一絲架子,甚至模仿劉歡和自己唱歌逗得觀眾笑到直不起腰。變身葫蘆娃取名妖精放瞭我爺爺,曾經那個很man的草原漢子哪兒去瞭?

  展露幽默氣質的騰格爾、會貼手機膜的張韶涵、並不高冷相反很有些可愛的陳潔儀事實上,在要求他們做這些與其身份、地位不符的事情時,猜評團底氣不太足,巫啟賢就在騰格爾揭面後展露心扉,這兩周我們是趁你帶瞭面具跟你開開玩笑,摘瞭面具隻能膜拜。巫啟賢的感言,恰恰反映的也是觀眾的心緒——舞臺上大氣莊重的騰格爾被看瞭這么多年,誰不想瞄瞄蒙古雄鷹的外衣下有著怎樣的真性情呢?這也隻能交由舌燦蓮花的猜評團來實現瞭。

  不止於淺層的語言互動,猜評團也強烈發揮訪談氣質,資歷夠深、經驗老道的陶晶瑩和巫啟賢,總能穩準狠戳到唱將們的柔軟處,深掘他們的內心世界,將音樂之路的命運感和情懷性釋放到極致。最新揭面引發轟動的GAI,正是將一個嘻哈歌手一路打拼而來的內心吶喊充分爆發,他說,很多人都覺得說唱歌手隻會說不會唱,感謝《蒙面唱將猜猜猜》的舞臺,給瞭我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十二年從地下唱到臺上,夢想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曾缺席。

  如何讓節目常變常新,保持強大的粘性,真心不易。《蒙面唱將猜猜猜》背後的操作思路,應該叫蒙面唱將變變變,不傷筋動骨的基礎上,它用撲面而來的活潑,極大調動觀眾高漲的熱情,而這是都源自蒙面的形式和猜評團的設置,共同釋放瞭猜的樂趣。

猜評團